考了四级

哎呀妈呀

重启一下可以用了谢天谢地

完了手机图库点不开了重启看看行不行要不然我就更新系统了救命啊四千多张图呢

喜欢的博主互相关注

真好

吃得多了就不会想太多了吧


今天挺冷的

预备挂科人员

从现在起改掉拖延

心有多痛只有自己才知道

昨天老师讲了消息写作和通讯写作的区别
我觉得我想用通讯写作的手法来写我的爷爷
电脑里有篇短短的草稿迟迟没动笔
这次回家回趟老家多拍些照片写一写吧
就算未来不会去当记者我也还是愿意享受现在的时光
多写多记录
这是最好的时光

一身烟味

又去了那个工作室
今天见到了一个画画很厉害的霍老
追求艺术的一辈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
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成为大人真的是一件困难的事
又见到了老板娘吼老板
老板是清美毕业的
老板娘我就不太清楚了
但是老板娘很多时候说的话是现实又尖锐的
“钱只有给了我才算钱,不然只能算是纸”
今天也跟老板聊了几句
他说曾经有个学电工的小男孩找到了他的工作室
说来实习
一开始说不要钱但是老板还是给了他吃饭补贴一千来块吧
本来跨专业就对PS这些一无所知
然后就买了本ps的书开始自学
看了差不多一个月
基本ps都没有不会的了
再过了个一年
工作室没有老板在他也能独立工作
后来老板说他去做影视后期视频剪辑了
或者说是后期视频特效
天天熬夜但是赚的也多
老板说这是用生命在赚钱啊

我觉得像老板这样开一个工作室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就挺好的
就是目前来看
很多人会赊账
资金没办法及时到位
老板其实也挺穷的
但是据我的学姐说
老板在燕郊应该是有一套大房子
前几年买的
位置不错装修很棒

搞艺术其实挺困难的
至少今天见到的霍老
他创作的“园觉十二大菩萨”期间是靠别人资助的
在工作室至少是能见到大佬的

随手发一个优惠

扫码进入小程序19.9买15块鸡🐔

默默买了也吃的差不多了造福一下大家

近日有感

现在是凌晨一点五十六分
我打算写完这个再去睡觉
 
我最近很丧气啊
就算吃好喝好也有点拯救不过来
 
下周有两门考试我还没开始复习
今天去了一趟隔壁寝室
人家三个室友正在拿着材料互相检验成果
 
中午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又强烈地夸奖了我们班的一个同学
这个同学跟我的关系也不错
她选的设计方向
然后她画画就特别认真
专业老师看她的画问了一个问题
“你以前有学过画画吗”
天赋异禀还是以前学过
或许是有一点天赋的因素
但是她更多的是勤奋
我知道她一张水粉会画二十多个小时
而我的舍友
最多七小时一张画
 
很多时候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
还没到拼天赋的时候
 
其实也没错
脚踏实地一点
多练习多一点多一点比别人再多...

唉真的想哭一场
有压力也没有太大压力
大概是知道自己有多普通才不为所动

#深夜丧气#

最近

今天想写一大段话

等着

哭了

想哭

被喜欢的人回粉了

想到一堆ddl

不想动

手头还要做一个明天下午就要用的PPT

好紧迫

有些时候想坐高铁回家
只要八个小时跨越大半个中国
回到他们身边

真的真的脑子抽了不去找别人组队

再见吧舍友

我现在非常暴躁
烦躁

换了白色床单的小郑同学表示非常幸福!

好的
ps作业是修自己的图
想做的很酷但是还不是很熟18版本的ps
ps   ai  pr  id
我来啦

值得记录的期中考试作业

右上角的小树林是老福特的贴纸
一不注意就没删

慢慢学习任重道远

早上起床迎面就是灿烂的阳光
想到一句话
“阳光灿烂
爱意温柔”

我在三个平台
发了三组不同的图片
我果然很精分

看到了一个北大的小姐姐

真羡慕大一的她们有憧憬有努力有明确的方向
能在全国数一数二的教室里坐着
听牛逼的老师讲课

上周日一个学姐带着我去了一个工作室
工作室的环境真的一见钟情了
老板是清美出身
一天里我见识到了更高级的打印技术还有不一样的人
有从央美过来打印的小姐姐
也有过来照相的老师
有一个是老板朋友的外国人
还有布展装框等等的情况
这些都是学校所不能教给我的
虽然出了很多状况我做的情况非常一般
但是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就算没工资做打杂的人我也是愿意的
(其实感觉老板娘不太愿意接收我但是我想死皮赖脸一点)

这周六因为学生会去不了
下周也因为部门活动去不了

现在又有一种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学生会的想法
明明大一想好了大二做个随风而去放荡自由的人
结果脑子一抽

学生会真的没教会我什么东西
只让我知道了一些熟面孔的名字认识了一下
所以我还是讨厌着学生会

我的大学
要过八分三了
茫然是常态
真的会被埋没在人堆里吧
如果没有点忧患意识
我得为自己做打算了


关于我

是个话唠
话唠是我:D
© | Powered by LOFTER